實驗教育團體形成緣由

108學年度以前,我們的孩子早上在各自的學校學習,中午下課後便聚集到共學團,由共學團老師帶孩子學習基本的課業管理,並有各式主題活動讓孩子探索與研究。

我們在陪伴孩子學習的過程中,漸漸發現些問題,似乎很難在課後共學有限的時間裡解決,甚至有些問題的根源來自學校。身為家長的我們與課後共學團的老師好像能給予孩子的幫助有限,就是只有「陪伴」,對於孩子的問題無法提供有效的解決辦法。

我們感覺孩子在學校裡一直處於「戰鬥」狀態,與永遠寫不完的功課戰鬥、與怎麼追都追不上的課業進度戰鬥、與數不盡的責備戰鬥、與同學吵不完的架戰鬥,孩子們為了應付這些戰鬥身心疲憊,漸漸抹煞學習的動機。

另種情況則是孩子開始武裝自己,因為過多的挫敗經驗使他們必須變得強悍、軟爛、無所謂,甚至自暴自棄,讓自己一直展現出刺人的一面,以防自己繼續被傷害;但同時,他們也刺傷了身邊真心想幫助與關心他們的人,然後每天過著紊亂的生活,不知學習為何物,只想追求即時的滿足與快感,撫慰自己遍體鱗傷的心靈。

身為家長的我們感受到孩子對於學校型態教育的不適應,於是興起「帶著孩子自學」的念頭,為孩子的學習開拓另條道路。108學年度我們從個人自學開始走到團體自學,並在艱困的歷程中,創建了「身生實驗教育團體」,在更厚實的教師團隊,與更嚴謹的課程規劃下,正視孩子學習上的問題,用著我們微小薄弱的力量,一層一層的釐清心目中的教育樣貌,也一點一滴為孩子搭建起合適的教育方式。

2019歡送會.jpg

我們想~

如果,這世界不是我們要的樣子,

那就去打造一個,哪怕只是一個小小世界!

 

所以「身生」實驗教育團體就這樣形成了。